工业大麻概念 危险的资本游戏?

  7月18日,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一场庭审中,两家合作逾十年的单位首次对簿公堂。

  云南工业大麻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云南工业大麻公司”)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云南农科院经作所”),案由为技术纠纷。昔日的老伙伴变为如今的原被告,双方的矛盾在工业大麻热潮中不断锐化。

  自2018年年底,躁动的A股市场被工业大麻概念“点燃”后,2019年开年以来,工业大麻之风越吹越旺。数十家上市公司纷纷宣布涉足工业大麻,而相关公司的股价也是一飞冲天。

  二级市场的狂热持续向产业端蔓延,各路资本争先恐后投入产业链上游。可以合法种植、加工、销售工业大麻的云南省,成为资本的“应许之地”。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的一年间,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的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企业近160家。

  不过,在异常的气候条件、实际的技术门槛、漫长的盈利周期、政策的不确定性等重重考验下,工业大麻概念“虚火”渐退。显示,工业大麻板块在今年1月~4月走出一波强势增长行情后,4月底已开始回落,此后波动下行。截至7月18日收盘,工业大麻指数相对今年峰值时下滑34.53%。

  热潮过后,资本在工业大麻产业中的狂欢后遗症也逐渐显现。

  闻“麻”而动

  “这个确实不能盲目。但问题是工业大麻概念整个已经炒热了,哪怕警告新入者谨慎投资,新入者也不一定听,他们在里面更多看到机会。在工业大麻产业扎根越深的人,对风险的认知越清楚”,云南中医药大学饶高雄教授对记者说道。这位从1996年就参与云南本土工业大麻产业相关工作的技术研究者,对2019年以来的工业大麻产业发展态势不无担忧。

  所谓工业大麻,是指四氢大麻酚(THC)含量低于0.3%(干物质重量百分比)的大麻属原植物及其提取产品

  按照国际标准,大麻属植物根据致幻成瘾的毒性成分四氢大麻酚(THC)的含量不同,划分为毒品大麻、中间型大麻及工业大麻。其中,THC含量大于0.5%的大麻被称为毒品大麻,大于0.3%小于0.5%的大麻被称为中间型大麻,THC含量低于0.3%的大麻才被视为工业大麻。我国将工业大麻又称为汉麻,是从东汉三国时期就开始引种栽培的一种作物。

  在国际上,工业大麻广泛用于纺织、造纸、食品保健、化妆品、生物医药、建材等行业。目前工业大麻产业化程度较高的应用是工业大麻主要化学成分CBD(大麻二酚)的提取。

  记者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,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的一年间,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的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企业约160家。可供对比的是,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期间,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该类型企业仅25家左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8年底掀起的工业大麻热潮中,许多云南本土企业纷纷在工商经营范围中增加了“工业大麻种植或加工”相关业务。例如,(000538.SZ)2018年成立的孙公司云南白药集团云丰贸易有限责任公司,于2019年4月24日在经营范围中增加“工业大麻及其提取物的销售”一项。

  因此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云南省境内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累计达到334家。其中,不乏上市公司直接投资成立或者参股的经营主体。截至7月18日,东方财富数据系统收录的A股工业大麻概念股合计涵盖了41家上市公司。公开资料显示,包括(600572.SH)、(002565.SZ)、(603896.SH)、(603998.SH)、(600422.SH)、(002750.SZ)、(300110.SZ)、(300267.SZ)在内至少15家上市公司,均在云南境内设立有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。

  船出海

  由于工业大麻的繁种、种植、运输、加工等系列环节均受到严格监管,各个环节的牌照则成为经营主体入局工业大麻的关键所在。

  “工业大麻从种植到加工,至少涉及4个批件。一个是种植环节的《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》,另外三个是加工环节依次涉及的《工业大麻花叶加工项目前置审批》《工业大麻加工试制许可证》《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》”,饶高雄教授介绍称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5qp.com/niuniuyouxi/20190724/14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