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迷游戏向“银商”买金币 月入6000打工仔称充值

侯天介绍,此前“欢乐斗棋牌”名为“欢乐斗牛”,这款游戏为线上桌面休闲扑克牌游戏,有多种玩法,其中最经典的便是,几名玩家直接对牌型大小进行比对,“一般来说"五花牛"、"五小牛"、还有"牛牛"是很大的了,拿到这些牌型往往都能赢不少游戏币。”

刚开始,侯天只是通过系统每天赠送的金币进行游戏,“但赠送的金币很少,如果运气不好,几局游戏就输光了。”其介绍,为了更快的获取游戏金币,在游戏系统的指引下,其通过充值的方式,以人民币购入钻石,再通过钻石换取游戏金币。值得一提的是,南都记者发现,用人民币购入的钻石,不仅可以换取游戏金币,还可购买游戏内角色的各种装扮等。

侯天称,刚接触游戏时,其只会通过游戏的官方渠道进行充值,通常数额都不大,“都是十几块二十几块的充,玩的也不大,都是低倍场的。”而在玩了一个多月后,有一次,侯天在游戏房间的公共聊天室内发现,有人居然在公开叫卖游戏金币,“说多少钱充值多少金币,这些充值比例比官方的要高不少。”

在“银商”的指引下,侯天逐步通过私下交易的方式进行充值,而其也从初级场进入高倍场。在高倍场,下底的低分有一定限制,通常一局游戏的输赢在数千万金币,“如果碰上运气不好的时候,一局就可能输上亿金币。”

疯狂之时,侯天几乎每天都在线,从下班后,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,“把手机边充电边玩。”侯天说,自己当时已经陷入癫狂,“就是赌徒心态,输了想赢,赢了还想赢,整天吃饭睡觉甚至做梦都想着游戏。”而在一次次的进行充值中,侯天陡然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,花掉的钱已经严重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。

侯天自述,在深陷游戏的这一年多时间里,其通过官方充值了22万多元,而通过“银商”兑换金币则在百万元上下,“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负债累累。”

后悔认识“银商”

侯天介绍,与游戏中的“银商”通常是私下交易。此前,这些“银商”会通过游戏内的公共聊天室推广售卖游戏金币的比例,之后由于系统的变更,公共聊天室的功能被取消“银商”通过修改游戏头像来收售金币。

侯天称,最多的时候,他曾在一局游戏中输掉了2亿多金币,若通过“银商”换算为人民币,则为数千元。“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了这些"银商"。”侯天说,如果只是通过官方渠道的小额充值,他不可能花去上百万元,“游戏里最多的也就充600多元,而"银商"则没有限制。”

其提供的相关材料显示,侯天游戏账号在腾讯心悦会员的心悦值为200多万,“按照心悦积分1比10的规则,我通过官方都充了20多万元。”而在与“银商”的交易记录中,侯天基本是通过微信及支付宝交易,仅近几个月的账单便有几十页。其中一个名为“芒果充值”的用户,侯天向其转账10多万元。

每天都有催债电话及短信

侯天自称,自己在杭州的工作月薪拿到手为6000多元,如今因为沉迷于游戏,负债在百万元以上。起初,侯天先是用自己的积蓄充值,随后积蓄花完,他办理了几张信用卡,并向身边的亲朋好友借款,“就是想把本赶回来,可是却越陷越深。”

在借完亲朋好友后,侯天又瞄上了民间借贷和网络贷款,据其粗略统计,其手机里下载了40多个网贷A PP,每个平台的借款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,“一直都是"拆东墙补西墙",这边款催的急了,就用另外一款借钱然后补上,每个月自己的钱都拿去还债了。”

侯天介绍,这种“拆东补西”的平衡持续了大半年,直到上个月,自己有笔款项迟迟无法取出,导致整个链条崩盘。其表示,自己目前每天都能接到催债电话及短信,有些过激的收债短信,甚至声称要将其个人信息发到黄色网站上。为了躲债,也为了讨个说法,本月初侯天跑到了深圳,希望腾讯公司能退回其部分消费,“我现在手机里上千条短信都是催债的,都不敢点开去看。希望腾讯那边能退回一些,我现在正常生活都没法保证。”

回应

腾讯:通过6个方面打击“银商”保障玩家利益

南都记者在腾讯“欢乐斗棋牌”官网看到,去年8月官方曾发出“反作弊声明”称,为保障玩家的利益,《欢乐斗棋牌》手机版运营团队,郑重决定通过封号等措施,全面打击非正常游戏的行为。所谓非正常游戏行为包括安装第三方软件,盗刷游戏币,哄抬物价、直接或变相非法倒卖游戏金币等。

声明称,凡是监测出非正常游戏的行为,将视情节严重程度取消该游戏账号由此获得的相关奖励(包括但不限于游戏金币、积分、实物奖品及参赛资格),并作出暂时或永久性地禁止登录、删除游戏账号及游戏数据、删除相关信息等处理措施;情节严重的将移交有关行政管理机关给予行政处罚,或者追究刑事责任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5qp.com/niuniuyouxi/wandouniu/20190108/579.html